圣哉 Holy

 

​NEW SONG《新歌 1》选曲

曲:Tom Fettke

词:Traditional

译:陈小岗

Holy

圣哉

Holy Lord

圣洁主

Holy God of Power

圣洁大能上帝

Holy God of might

圣洁威严神

Heav’n and earth are full of Your glory

天与地充满祢的荣耀

Holy

圣哉

Holy Lord

圣洁主

教义篇    整理:许智隆传道

圣子

但願頌讚、尊貴、榮耀、權勢
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阿们。(参 启5:13-14)

 

      使徒约翰被主的灵感动,看见天上的异象,那坐宝座的父上帝,手中有封了七印的书卷,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能展开能观看那书卷的,约翰就大哭,因为若不能揭开七印,就不能展开书卷,上帝国度的永世计画就不能成全,所有历代圣徒所盼望的应许就不能成就,与一切受造之物,永远都在上帝仇敌—撒但权势之下,不能脱离劳苦、虚空、叹息、死亡的挟制。[1]

 

长老安慰约翰说:

       

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祂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啟5:5)

       圣灵叫约翰想起「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就是指着犹大、大卫的后裔所预言的,就是那一位细罗、公义的苗裔,那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在大卫宝座上以公平公义,永远治理上帝国度的奇妙婴孩;[2] 就是那父上帝在永恒中所生的圣子上帝,在永恒中亲自为祂国度所膏立的君王-弥赛亚基督 [3];就是约翰自己曾经受感,写福音书所见证的,那太初与上帝同在的道,与上帝同工、同荣、同恒、原为一的圣子上帝,是上帝独生爱子 [4];就是那约翰亲自跟过,亲自摸过,他所事奉、所亲爱的主耶稣。[5]

       约翰明白长老的话,受了安慰不再哭,就看见上帝宝座与四活物并长老之中,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杀过的(就是在父那里的主耶稣,也就是施洗约翰见证的,那位除去世人罪孽的上帝羔羊。)[6];又看见有圣灵 [7] 奉差遣往普天下去。

       接着,约翰看见主羔羊到宝座前来,从坐宝座的父右手里拿了书卷,既拿了书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长老就俯伏在主羔羊面前,(众长老 [8] )各拿着琴和盛满了香的金炉 [9] ,他们在天上父宝座前,与地上教会众圣徒,一同向主羔羊唱新歌,赞美、宣讲说,「祢曾让自己被杀,舍命,用自己的血所立的新约 [10] ,应验了福音临到万民的新事预言 [11] ,因此,主羔羊祢配得拿父上帝手中的书卷,祢配得揭开其上的七印,成就这书卷中一切所写的,在末世争战中,彻底打败仇敌撒但的国度,并且在世上建立父与祢宏伟且永恒的国度 [12] ,也叫历代圣徒在新天新地中,执掌从祢而来的王权。」(參 啟5:6-10)

       接着,约翰又看见、又听见,在父宝座与活物并众长老周围,有千千万万的天使,他们也向主羔羊大声敬拜赞美说:

 

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參 啟5:11-12)

 

约翰从天上又听见,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也都在大声称颂说:

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參 啟5:13)

在父宝座前,向主羔羊俯伏的四活物与众长老,同声呼应说:

 

阿们!(參 啟5:13-14)

 

       启示圣经的圣灵,借着《启示录》第五章,光照我们这在末世的教会,以属灵的眼光与约翰一同明白,在地上,我们的祷告敬拜,与在天上父宝座和主羔羊前的祷告敬拜是相连的;在地上,我们的眼界,当是定睛在天上圣子羔羊已经成就,且必要成就的作为上;在地上,我们的事奉、行事为人,更当与这天上圣洁伟大的敬拜相称。

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阿们!(參 啟5:13-14)

在敬拜中沉思

《指挥排练笔记》作者: 圣心

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祂的荣光充满全地!(以赛亚书 6:3)

 

以文字来表达歌曲《圣哉》的美妙意境,实在是很局限。一方面因自己文采不足,另一方面我认为音乐给予灵魂的滋养早已超越文字。我之所以仍然尝试写一点什么,是想帮助对这首歌有兴趣的朋友省去一些浏览资讯的时间,同时也是捕捉到我内心那被感动的瞬间。

 

混声合唱曲《圣哉》(Holy),源自意大利作曲家卡契尼的歌曲《Ave Maria》,由美国当代圣乐作曲家 Tom Fettke 改编并配合唱。

 

卡契尼(Giulio Caccini,1545-1618)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约中国明朝),意大利著名的作家和歌唱家,意大利古典歌剧的创始人,美声唱法创始人之一。他认为歌唱需要充分自由地表达个人情感,因此他对歌唱音乐的最大贡献就是兴起单旋律歌唱,并在旋律中加上适当的装饰音,形成16世纪歌唱特有的炫技法。他所著的《新音乐》是意大利最早的古典艺术歌曲集。

 

Ave Maria》旋律飘逸悠扬,又有些许淡淡的哀思,常见有独唱版或合唱版。独唱的音色虽然纯净,但要求歌唱者有长且均匀的气息支撑。长乐句难免需要换气,从而破坏情感表达的连贯,而这个弱点恰恰在合唱中被完美遮盖。合唱在抒情长乐句的完整圆润的表达上是有绝对优势的。

 

Fettke 在教会担任诗班指挥,从事教会专职音乐事工长达30多年,曾创作100多首圣诗和录音作品。其中《The Majesty and Glory of Your Name》(祢的名在全地何等美)被全世界数以千计的教会和学校合唱团演唱。[1] 同时作为现代敬拜音乐出品人,他也是《The Hymnal for Worship and Celebration》主编之一。

 

在《圣哉》中,Fettke 采用《Ave Maria》的主旋律,运用复调与主调结合的创作手法,加入新的音乐素材,使音乐既保留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典、优雅、神圣与尊贵,又渗透着现代和声神秘与辉煌的色彩。

 

歌曲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第8-23小节)以声部齐唱的单线条旋律为主。

 

第二部分(第24-39小节)分为两段:第一段中男高与女高声部旋律呼应,两个低声部则是和声性衬托。在第二段中(第32-39小节),合唱织体变化,整体节奏紧缩。男高和女高旋律交织、缠绕、似撒拉弗美丽的翅膀在圣殿中翩翩起舞;低声部也更加紧凑,音乐力度和情绪表达都走向奔放。

 

第三部分(第40-46小节)是一段新的素材---辉煌的宣告:“圣洁大能上帝,圣洁威严神,天与地充满祢的荣耀”(诗24篇1-2;启4:8-11)掀起了全曲的高潮,也是圣殿敬拜之颠峰---圣洁的主,祢是配得那荣耀、尊贵、感谢的神!

 

第四部分重复主旋律,在安静中结束全曲。

若把卡契尼的原作比作是一粒种子,对比聆听改编的不同版本,将会有完全不同的听觉和情感领受。在天使之声合唱团(Libera)的《Ave Maria》中,男孩们通透,圆润,纯洁、充满灵性的歌声带领听者直达天庭。相比而言,由威尔士音乐家 Alwyn Humphreys 改编的男声合唱虽然在音色上要沉闷一些,但也不失庄重和朴素。

 

Fettke 的《圣哉》歌词与原作不同,这不是纯粹礼仪性的、辉煌的圣殿崇拜歌曲,更多是表达敬拜者的祈祷与沉思:小调性质的旋律原本就带有忧伤,“圣哉,圣洁的主”似是与神的轻轻耳语。祂圣洁尊贵,祂为救赎人类而甘愿死!轻柔的吟唱中有两幅画面在交替出现:明亮的圣殿中,那圣洁之羔羊坐在宝座旁(启7:13);另一边,幽暗的客西马尼园里,耶稣流泪祷告,祂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走向加略山,祂带着荆棘冠冕,遭世人唾弃、兵丁鞭打,被钉在十架上,是毫无力量的,任人宰杀的羔羊……

 

然而,祂却说:“父啊!我在哪里,愿祢所赐给我的人,也同我在那里,叫他们看见祢所给我的荣耀,因为创立世界以前,祢已经爱我了。”(约17:24)哦,圣洁的主,“愿救恩归于坐在宝座上我们的神,也归于羔羊。”(启7:10)祢是配得荣耀颂赞和尊贵的主,祢不仅荣耀了主名,也使我们这些污秽之人得以被救赎而得着那荣耀。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我们,领我们得着生命之泉,也必擦去我们一切的眼泪(启8:17)。

 

哦,圣洁的主,我们呼唤祢,求祢来到我们心中,成为我们永远的主,永远的王!

———————————————————

[1] Biography: Tom Fettke

             https://www.last.fm/music/Tom+Fettke/+wiki

 
 
 
诗歌呈献